數位經濟型態崛起對傳統稅制帶來衝擊,又逢新冠疫情重創全球經濟,催生出BEPS 2.0公平稅收分配與最低稅負兩大支柱方案。KPMG安侯建業今(28)日舉辦【BEPS 2.0香港及中國大陸視角篇】線上研討會,由稅務投資部China Practice執業會計師劉中惠邀集中港兩地稅務專家,以當地立法趨勢及稽徵實務經驗,剖析全球反避稅風潮對香港及中國大陸所帶來的潛在影響,並分享台商企業可能因應之道。

KPMG安侯建業稅務投資部China Practice協理任之恒指出,沿用多年的稅制設計已與現今數位經濟業務發展脫節,許多以往用以判定企業課稅義務的規則變得容易規避或操作。近年所討論,不管是瞄準租稅天堂的經濟實質法,確保稅源的BEPS 2.0,亦或更高扣繳補充稅款或費用否准等輔助措施,均將使得集團企業稅務成本產生重大變化,尤其目前實質稅率低於第二支柱15%的經營所在地,包含受惠於中港兩地租稅優惠政策之諸多企業,勢必受到波及。

KPMG畢馬威中國香港區合夥人楊澤志說明,香港稅制的設計遵循「屬地主義」的大原則,企業取得的所得須同時符合有在當地經營業務、屬當地所得且非源自資本性資產三大要件才予以按16.5%標準稅率課稅。離岸所得可再申請免稅,另如從事船務、保險等特定行業,則有可能適用8.25%的優惠稅率,因此,有不少香港公司的實際稅負低於OECD目前所擬定的15%最低標準。

楊澤志補充,香港的稅法70年來大架構沒有變動,此番國際稅改或許能為香港帶來契機,有望減低政府開徵額外稅項的阻礙,從而充實稅收實力,紓解各項民生問題。惟考慮對第二支柱受影響企業開徵補充稅的同時,香港政府也考慮到區域競爭力的問題,目前討論將會朝提供輔助措施從而降低企業營運成本方向努力,而非單以對企業返還或補貼的方式進行。

楊澤志認為,香港根本性的稅制改革假以時日才有望看見曙光,但身為國際金融中心,若被認定為避稅天堂,對香港相關業務發展將會有很大的衝擊,特別是離岸所得、股息紅利等免稅規定確實曾面臨OECD的壓力,故短期內香港政府仍需仰賴有效的稅收徵管來因應國際預期。

楊澤志說,近年來香港稅局已逐漸提升查核力度,發出的書面詢問稅務審查函件數量也較以往明顯增加,試圖進一步蒐集企業更多的交易及稅務訊息,申請適用離岸所得免稅、租稅協定優惠或有大量關聯交易的企業都會是選查重點。企業一旦收到相關來函宜審慎應對,倘若處理不善,將有可能引發跨單位的稅務查核,各項細部環節補充往返說明耗時五  到七年亦不少見,最佳解決策略則要回到個案整體的效益評估。

KPMG畢馬威中國大灣區合夥人鍾國華從中國的視角分享,BEPS 2.0兩大支柱確實也對當地產生了影響,但由於中國數字經濟產業目前主要蓬勃發展於內需市場,且中國市場未對外全面開放,因此對於第一支柱稅收分配原則立場相對溫和而保留。至於第二支柱,基於打造科技強國以及扶持新興產業仍是十四五規劃之重大目標,免稅、減半、研發加計扣除及15%高新技術企業優惠稅率均提供不可或缺的支持,故此中國政府做了兩方面的努力,除了在最低稅負計算規則討論中極力爭取降低分母的「實質性排除」(Carve-Out)特別條款外,目前內部也在積極討論,推出企業所得稅以外之其他稅務優惠或財政補貼以抵銷影響的措施。

至於中國大陸當地稅務查核實務,鍾國華進一步指出,BEPS整套方案裡,中國政府最感興趣的是關於信息交換部分。早期因為資訊蒐集不易,故中國稅務機關傾向參考同業標準,用可比利潤來掌握當地企業稅源,現今信息交換制度克服了斷點,加上導入金稅四期這項工具,跨管轄區、跨機關、跨稅目,甚至是非稅信息都能共享,中國稅務機關大數據管理得以推行,課稅觀點也將拉抬至集團層級,看分配給中國利潤的合理性,更貼近支柱一的概念。

劉中惠表示,面對以上潮流,台商的風險與機遇並存,除了在營運安排要與時俱進,審視過往的交易流程及稅務主張妥適性,並備妥一致性的書面文檔紀錄據以支持,避免各地稅局可能通過資訊交換的網絡順藤摸瓜,觸發其他地區的稅務風險,當中又以交流較密切的中港兩地更需謹慎關注。此外,跨國企業應以全球最低稅負15%的標準重新思考價值鏈優化空間,一方面消弭全球稅務改革所受的影響,另方面亦確實掌握自身享受租稅優惠之權益。

debra-liu

稅務投資部執業會計師

KPMG in Taiwan

Email

任之恒 
稅務投資部協理
Enikiyam@kpmg.com.tw
T
(02) 8101 6666 # 16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