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三大问题

世界各国政府颁布了500多项新措施来推动解决环境、社会和治理问题(ESG)。

毕马威国际、CREATE-Research、另类投资管理协会(AIMA)和特许另类投资分析师协会(CAIA)联合制作发布。本报告详细研究了可持续投资及其对另类投资行业的影响,重点关注对冲基金和机构投资者以及资产管理行业的最佳实践,并讨论了可持续投资在各个投资领域的发展势头。

本研究报告重点介绍了相关经验和教训,以便其他人可以从中受益。在此过程中,本报告探讨了以下三个问题:

  • 当前实施可持续投资的进展如何?
  • 为什么推进可持续投资面临各种障碍?
  • 如何通过制定最佳实践来克服这些障碍?
公司对ESG数据的态度
符合公司在ESG方面的策略?

  

对冲基金经理调查 — 重要数据

85 %

机构投资者是资本市场对ESG型对冲基金需求增加的最大驱动力。

55 %

ESG型对冲基金继续以阿尔法收益为目标,同时管理好远期肥尾风险。

15 %

对冲基金经理将ESG因素嵌入其投资策略。

63 %

缺少稳健的模板、一致的定义和可靠的数据阻碍了对冲基金经理实施可持续投资的进度。

ESG已不再是可有可无,而是必需的。

——某全球性另类投资公司

案例研究

ESG作为风险管理工具

作为受托人,我们关注可能对本基金的财务回报产生重大影响的任何情况。我们认为,ESG因素显然属于此类,尤其是作为缓解风险的因素。

尽管我们认识到ESG数据可能充满争议,但我们通过将基础分析与精选数据源相结合,更全面地了解投资组合中的每笔投资,从而获得了成功。

通过更全面的了解,我们能够在投资之前和之后更主动地识别和监测风险。这绝非易事,但我们坚信,对于愿意进行这项工作的投资者,可以从中发现重要信号。

最终,应对ESG因素的方式应该其他风险因素一样。现在,公司的价值越来越多地与诸如品牌认可度和商誉之类的“无形资产”捆绑在一起,员工多元化和环境管理等ESG组成部分不可避免地将在未来的投资决策中变得越来越重要。

——某欧洲对冲基母基金

  

机构投资者调查 — 重要数据

44 %

ESG型对冲基金不仅可以提供阿尔法,还可以管理远期肥尾风险。

34 %

ESG对被投资公司的财务业绩至关重要。

75 %

断言可持续投资是否能带来双重基本收益还为时过早。

49 %

实施可持续投资过程中的一个挑战是缺乏质量一致的数据。

我们在可持续投资中看到越来越多的即时或短期价值创造的证据,而不仅仅是长期价值创造。

——某机构顾问

案例研究

将ESG植入公司基因

我们正在寻找将ESG植入公司基因的对冲基金经理。我们对他们将ESG整合纳入研究和投资流程的方式、对负责任所有权的承诺程度以及对可持续投资数据和非财务报告的处理方法的质量进行评估。制定ESG政策是最低标准,不足以赢得我们的推荐。

我们还希望对冲基金经理把他们可能向投资组合公司提出的问题拿来问自己,以此证明自己在ESG方面“说到做到”。这意味着对冲基金应该就提高员工多元化程度、支付公平的薪酬、收取合理的服务费、优化基金结构以及建立稳健的公司治理做出承诺。如果一家对冲基金真正认同ESG,并将其纳入核心投资理念,那么把ESG无缝地整合纳入整个公司就是自然而然的事了。

——某机构顾问

  

可持续投资先行者的叙述 — 重要信息

未来的成功关键取决于三个因素:采取新的股东参与模式,促使投资者从漠不关心的所有者转变为积极的变革推动者;明智地将可持续投资纳入投资组合;业务负责人善于利用转型带来的机遇 。

  • 由于过度关注短期因素,资本市场在将可持续投资风险纳入定价考虑方面行动比较缓慢。
  • 新的技能、数据和技术基础设施正在为可持续投资创造有利条件。
  • 积极主动的所有权2.0正在逐渐成为有效参与的最佳实践模式。
  • 使用明智务实的方法实施可持续投资因素,对于实现预期成果至关重要。

政府、监管机构、资产所有者和资产管理公司似乎都在朝着同一方向努力,因此很难相信这不会是一件意义深远的事情。

——某丹麦养老金计划

案例研究

可持续投资是一项风险因素吗?

可持续投资的兴起自然引起了一个问题:除诸如价值、质量、变化程度低、规模和动力等传统风险因素外,可持续投资也是一项风险因素吗?

主要问题在于,大多数风险因素不易于观察。因此,我们的投资组合经理被迫使用指标。

例如,价值风险因素与廉价股票相关。但是,对“廉价”的评估依赖于诸如市盈率之类的指标。

然而,到目前为止,在环境、社会和治理的指标方面,以及应该给每个指标分配多大的权重,尚无共识。

随着越来越多的数据证实其有效性,传统风险因素已逐渐获得认可。

与此相比,作为一种相对较新的现象,可持续投资缺乏数据库来支撑其作为风险因素的地位。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不重要。

首先,监管机构正在齐心协力推动可持续投资,因为在全球范围内,投资者已指定约30万亿美元用于可持续投资。很难相信市场不会注意到这一点。

其次,其他风险因素的历史记录表明,在被发现之后,风险因素在经过事件检验之前均没有得到补偿。

本世纪,我们目睹了接二连三的重大气候事件以及与此相关的备受关注的企业灾难,例如最近太平洋天然气和电力公司突然破产。

因此,可持续投资正在逐渐从没有得到补偿的风险因素转变为得到补偿的风险因素。

第三,我们自己的研究表明,可持续投资与传统的质量风险因素存在关联,因为后者依赖于大致相似的指标。

即便如此,我们至少可以可持续投资作为一项风险因素,通过考虑统计上难以建模的长期风险来提供更具防御性的产品组合。

——某法国资产管理公司

  

特别说明

本节指出的挑战是一种更好的投资形式在初期可能产生的问题。

随着我们的社会寻求克服过去40年资本主义迅猛发展带来的负面影响,可持续投资必将演变成为新的黄金标准。

在此之前,可持续投资面临着重重挑战。但是,先行者将以此为契机,创造具有持久价值的业务,并因此受益。

制度因素正在快速推动变革。实用主义已经非常明显,而且相关各方正在采取协调一致的行动。投资者越来越认识到,在赚取利润的同时,金融还必须回馈社会。早期取得的成果令人鼓舞。

只有负责任的所有权,并以明智的方式实施才能实现可持续投资,这两点也将使赢家与输家区分开来。

ESG演变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