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危機或轉機 企業赴美投資停看聽

過去台灣跨國企業高度仰賴中國作為主要的生產基地,然面對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延燒,加以近年來中美關稅貿易大戰影響,促使台商思考重新佈局集團資產並進行供應鏈的調整,以更高效地配合市場中的供應與需求。前進東協或者增加投資美國及台灣都將是選項之一。

自2019年5月開始,美國宣布加徵關稅方案,影響包含大陸健身器材等產業。美國家用健身器材市場,九成產品由中國大陸進口,美國進口關稅自去年九月起加徵10%,企業思考墊高售價的同時,也擔心影響產品的價格競爭力。面對關稅衝擊,台灣健身器材領導廠商以加碼擴大台灣廠與越南廠布局作為因應;同時,也透過併購美國西北部及德州等連鎖通路,擴展自有零售通路,要替台灣健身器材產業拿回金牌。面對全球局勢變動,企業勢必得重新盤點自身交易架構並相應調整獲利模式,而企業在進行供應鏈的安排及資產全球布局時,須特別注意當地的法令規範發展。

美國版投審會審查範圍放寬 小心投資併購應報未報而觸法

2020年2月,美國外國投資風險審查現代化法案施行細則正式上路。《外國投資風險審查現代化法案》(簡稱FIRRMA)擴大了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的管轄範圍,包含對非控制性持股的投資審查,並著重在涉及美國關鍵技術、基礎建設以及敏感個人資料的投資案件(TID US Business)。川普曾表示,將以加強國安審查的方式,強化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的權力,作為保護重要技術的最佳途徑。但同時,法案也免除了特定情形下,外國投資人透過投資基金進行投資的審查。此外,此法案還納入一條簡易自願申報的規定,投資人可以藉由提交簡短的聲明,通知涉及的交易內容,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將依個案情形通知是否落入「安全港(Safe Harbor)」的範疇,一旦被認定屬安全港的範圍,將得以免除提交繁複的申請程序。

 

tw-invest-in-america-crisis-or-turning-point

 

TID US Business

1.    Technology關鍵技術

(例如:核武、導彈等)

包含生產、設計、測試、開發「關鍵技術」之相關業務

2.    Infrastructure基礎建設

(例如:電信業、石油天然氣等)

包含對於關鍵「基礎建設」有具體貢獻的業務

3.    Sensitive Personal Data個人敏感資料

(例如:財務/地理/生物特徵資料)

包含直接/間接維護或蒐集美國公民「個人敏感資料」的業務

 

針對美國拉高對外國投資人的監管,中國大陸尚未跟進調整外人投資限制,惟2020年1月1日起,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商投資法》生效,亦對外資企業及在中國大陸投資的台資企業帶來不小影響。幾個台資企業應關注的重點包含,台資企業須在2024年12月31日前將所投資的企業型態統一變更為「外商投資企業」、企業內部的組織結構及權責應回歸遵循中國大陸公司法之規定等。其中應特別留意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商投資法》亦加強了投資負面清單管理制度,明確列舉禁止外商投資經營的項目,並建立外商投資安全審查制度,明文規定將對影響或可能影響國家安全的外商投資進行安全審查,此項規範可謂外資投資中國的不確定因素之一。

透過私募基金被動投資美國企業

若企業欲繞過FIRRMA繁複的審查程序,亦可考慮以其他途徑赴美投資。在美國私募基金業者強力遊說下,現行法規並非完全封鎖外國投資人的投資途徑。美國常見的私募股權和對沖基金即經常有外國投資人,透過對基金所有權的權益「間接參與」該基金的收購或投資活動。現行法規下,外國有限合夥人透過由美國人管理的基金進行投資時,將被豁免於投資審查。這意味著,外國投資者仍可透過參與私募基金或投資對沖基金的方式對美國企業進行投資,以規避繁複的投資審查申請程序。惟值得注意的是,此種方式有一定的投資限制,該等外國有限合夥人僅限於被動性財務投資,其可擔任該投資基金諮詢委員會成員,但不得取得投資決策的控制權,也不可藉由投資人的身分取得標的公司非公開的技術資訊。

在中美貿易戰仍不見盡頭之際,逐步升高的中美衝突所衍生美國一系列的法令變動雖增加赴美投資限制,惟絕非杜絕台灣企業赴美投資的途徑。近期方獲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許可,金額高達美金18億元(約新台幣540億元)的國巨併美國被動元件大廠基美(Kemet)一案,即是最好的證明。企業應事前了解應提交審查的收購或投資活動,以便在規劃投資流程的早期階段,針對是否需要申報做出評估、決定,避免不必要的流程延誤和潛在的交易失敗。同樣地,透過適當的結構安排,投資基金將能夠在豁免於投資審查的情況下,更順利地取得投資人的資金挹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