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新聞中的法律/虛擬幣立法 二疑慮待解

新聞中的法律/虛擬幣立法 二疑慮待解

金管會今年7月初已依《證券交易法》第6條第1項規定,核定「證券型代幣」屬為證券交易法上的有價證券,就證券型代幣定義所使用的文字,其中又有技術定義、利潤期待定義二點問題,有必要深入探討。

1000
鍾典晏

安侯法律事務所合夥律師, 加密資產與代幣經濟團隊協同主持律師

KPMG in Taiwan

與我聯繫

相關內容

tw-cryptocurrency

虛擬貨幣法律定性未明,在各界引頸期盼下,金管會今年7月初已依《證券交易法》第6條第1項規定,核定「證券型代幣」屬為證券交易法上的有價證券,這項作法與世界各國相比,具有相當指標性。

金管會所核定的「證券型代幣」,是指具備「運用密碼學、分散式帳本技術或其他類似技術,表彰得以數位方式儲存、交換或移轉之價值」,必須要具流通性,且亦具備四項投資性質,包括由出資人出資、出資於某共同事業或計畫、出資人有獲取利潤之期待,以及利潤主要取決於發行人或第三人的努力。

這次函釋最重要的意涵,在於台灣已將美國《證券交易法》當中,用於認定有價證券的「Howey Test」判斷標準,明文引入台灣,作為未來代幣募集發行行為的認定依循標準。因而,本令釋對未來國內的代幣活動將有重要影響,就證券型代幣定義所使用的文字,其中又有技術定義、利潤期待定義二點問題,有必要深入探討。

第一點在於「分散式帳本技術」,從資訊科技的角度出發,可能還沒有嚴謹的學術定義,令釋中所稱「密碼學及分散式帳本技術或其他類似技術,表彰得以數位方式儲存、交換或移轉之價值」,除區塊鏈外,實務上還有拜占庭容錯、有向無環圖等相關技術存在,因此「分散式帳本技術」仍存在許多形態。

以區塊鏈為例,其分散的單位為「電腦計算機」,即一般所稱「節點」,倘使節點全部由同一法人或團體直接控制,此時是否仍可認定為「分散式」?或此時已轉為「集中式」帳本?

又,令釋所採用「其他類似技術」,是否包含傳統技術?只要能透過數位化及加密方式,做到儲存、交換或移轉之價值,是否也會落入證券型代幣之定義?倘是,則「證券型代幣」即等於「數位化有價證券」,值得後續觀察。

第二點,關於令釋中針對證券投資特性,所稱「出資人有獲取利潤之期待」,這項文字已與過去公聽會所公布版本不同,若證券型代幣在設計上有分享報酬的機制存在,固然符合「出資人有獲取利潤之期待」。然而,若是該代幣並未有如利息收入、分潤等傳統分享報酬的約定機制,投資人預期於未來市場中出售能有代幣本身資本增值的獲利期待,解釋上是否即為「出資人有獲取利潤之期待」?倘同時符合其他要件,自然就可能被認定為有價證券。

若是「獲取利潤之期待」已包括代幣本身資本增值特性,未來可能有潛在風險,會讓目前被認為是「功能型代幣」(Utility Token)進一步被認定為「證券型代幣」。此時,縱使是不進行分潤的代幣,也可能被認定為證券型代幣。提醒相關業者,宜特別留意未來主管機關或司法機關進一步解釋,留意功能型代幣發行是否可能被認定為證券型代幣。

(本文轉載自經濟日報10月13日)

上列組織及本文內任何文字不應被解讀或視為上列組織之間有任何母子公司關係,仲介關係,合夥關係,或合營關係。 上述成員機構皆無權限(無論係實際權限,表面權限,默示權限,或任何其他種類之權限)以任何形式約束或使得 KPMG International 或任何上述之成員機構負有任何法律義務。 關於此文內所有資訊皆屬一般通用之性質,且並無意影射任何特定個人或法人之情況。即使我們致力於即時提供精確之資訊,但不保證各位獲得此份資訊時內容準確無誤,亦不保證資訊能精準適用未來之情況。任何人皆不得在未獲得個案專業審視下所產出之專業建議前應用該資訊。

與我們聯繫

 

讓KPMG為您服務

 

loading image 申請服務建議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