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随着企业即将开始编制年度财务报告,有关非公认会计原则财务指标或替代业绩指标(Alternative Performance Measures)的使用问题,在各个讨论会上被反复提及2020年是极具挑战性的一年,大多数企业在过去12个月所经历的种种挑战,实际上可以用“前所未有”来总结。那么,企业可以如何使用非公认会计原则指标来向投资者传达,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对2020财年业绩的影响?在考虑哪类调整可作为非公认会计原则指标向投资者列报时,企业需要注意哪些事项?显然,这些问题的答案没有对错之分,但对于使用非公认会计原则指标的企业而言,我们认为有些方法能够最大程度地发挥非公认会计原则指标在传达公司财务业绩方面的潜力。

连贯的沟通策略──非公认会计原则指标是企业沟通工具包中的一项工具,而非唯一工具

若企业考虑使用非公认会计原则指标来传达疫情对业务的影响,则从全局角度考虑沟通策略将对企业有益。如何解释这一点?具体而言,非公认会计原则指标是企业用于解释疫情影响的其中一种方式。其他可向投资者提供必要信息的渠道包括,管理层讨论与分析中的叙述性说明以及财务报表附注,这些信息有助于投资者了解企业受疫情影响的程度、受影响最严重的业务领域、管理层为应对挑战而部署的战略,以及未来几个月内存在不确定性的领域。

事实上,非公认会计原则指标应作为通往公认会计原则信息的桥梁。历史财务信息为投资者评价企业前景提供了重要信息;非公认会计原则信息使投资者能够了解管理层自身对公司业绩的看法,并有助于对企业的未来业绩作出预测。这两类信息服务于投资者的不同目标和目的。本地和海外监管机构均制定了相似的措施,禁止企业将非公认会计原则指标列报为比公认会计原则指标更显要突出,从而确保企业报告的信息质量保持在较高水平。1 总体而言,管理层选择向投资者提供的信息应能让投资者更清楚地了解企业的基本业绩,而不应在列报信息时存在某种形式的管理层偏向。

刘国贤

刘国贤
资本市场及执业技术主管合伙人
毕马威中国
+852 2826 8010
paul.k.lau@kpmg.com

Serene Seah-Tan

Serene Seah-Tan
执业技术部合伙人
毕马威中国
+852 2685 7331
serene.seah-tan@kpmg.com

正常情况下收益的确定性

归根到底,投资者是在寻找数据和信息来判断哪些是特殊项目、哪些是正常情况下收益(normalized earnings)。因此,企业对公认会计原则指标作出的调整,实质上是传达和表明了在不发生异常事项的情况下,正常情况下收益的表现。在向投资者列报数据前,企业有必要后退一步并评估所选的非公认会计原则指标及作出的调整,能否实现这一目标。特别是当“一次性”事件有可能成为更频繁发生的事件时,这一点尤为重要。

对于这一点,值得注意的是假设性情形(例如,假设没有爆发疫情,将预计的收入损失加回),肯定不属于非公认会计原则调整。一般而言,非公认会计原则指标是对包括在公认会计原则指标中的项目进行调整,将这些项目移除后得出非公认会计原则指标。在某些情况下,管理层实际上会根据其对主体恢复模式的预测,提供对未来收入的指示,这种情况更类似于提供有关预测或预计收入的信息。若企业选择提供前瞻性预测,其应如实作出标记,而不应将其错误标记为非公认会计原则指标。

清晰的定义

企业应明确界定其选择列报的非公认会计原则指标,并阐明计算基准。2 对非公认会计原则指标的标记,应能够与公认会计原则指标明确区分。例如,最常用的非公认会计原则指标之一是调整后的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EBITDA,扣除利息、税费、折旧和摊销之前的利润),其通常会根据非经常性(或不定期重复发生的)项目和非现金项目(例如,商誉减值、股份支付)进行调整。通常,企业采用的调整可能会因行业而异;即使是在类似行业内,也会因企业而有所不同。因此,企业应恰当标记非公认会计原则指标并明确阐明调整所包含的项目,这一点至关重要。

在非公认会计原则调整中考虑疫情相关项目时,应首先考虑的实务问题是:费用项目(例如,消毒及个人防护措施成本)是否确实为特有的一次性增量费用,以及将该等项目纳入非公认会计原则调整能否实现列报企业“正常情况下”业绩的总体目标。从当前疫情形势看,按照疫情爆发初期可能的判断将其描述为非经常性的一次性事项,可能是站不住脚的。此外,这些费用或许并不重大,不足以耗费精力与其他一般管理费用分开追踪。

还有人提问,无论是否发生疫情都会发生的其他类型的费用(例如,闲置的工厂设备的折旧,以及运营受到限制的健身馆及餐馆的租金支付),是否能够予以调整并在非公认会计原则指标中列报。通常,投资者希望看到的调整类型是,为剔除正常经营过程之外的非经常性、一次性项目而作出的调整。值得一提的是,香港交易所发布的指引信HKEX GL103-19明确规定,如无充分解释,经常性项目不应被描述成非经常性、不频繁或不寻常项目;且企业在确定哪些项目构成经常性项目或非经常性项目时,需要运用判断。因此,对于那些受疫情严重影响的经常性项目,企业对相关影响提供有意义的解释可能对投资者更为有用。

因疫情作出的调整示例分析

公司A是一家服装零售企业,并在全球各地设有门店。在2020财年内,由于其经营所在的某些地区的疫情病例数量激增,其根据当地政府的强制性规定,临时关闭若干门店。在停业期间,公司A继续因这些零售店铺而发生营业成本,包括租金、水电费以及根据雇佣条款向受影响员工支付的工资。

对于家庭受到疫情严重影响的员工,公司A决定向这些员工提供固定金额的困难补助,尽管雇佣合同或任何适用法律法规并未要求公司A支付此类款项。因此,困难补助属于公司A自愿发生的费用。此外,公司A还向当地一些慈善机构进行捐款,以支持当地社区开展疫情救助工作。公司A在过去并未提供任何类似的困难补助或慈善捐款,且预计未来期间不会再发生此类款项。

在这种情况下,尽管强制性停业本身被视为一次性且非经常性的事件,公司A在停业期间有义务支付的营业成本(包括租金、水电费和正常的工资成本)并非增量成本,且预计将重复发生。但是,公司A认为,其自愿向员工支付的困难补助以及与疫情相关的慈善捐款属于增量费用,且在可预见的未来不太可能会重复发生。因此,公司A在列报本年的“调整后净利润”(Adjusted Net Profit)时,将困难补助和慈善捐款列报为非公认会计原则调整。

一段期间内的可比性及一致性

企业选择的非公认会计原则指标应当保持一致,且不应为了得到有偏向的、同时也往往是更有利的结果来选取应予纳入或剔除的调整。若企业选择加回一次性费用,其应同样加回一次性收入项目(例如,政府援助和租金减让)。此外,企业所作的调整类型应与以前期间的非公认会计原则指标保持一致,并具有可比性。换言之,若企业打算在即将到来的期间作出新的调整,其应对比较期间进行类似调整,以使结果具有可比性。3 采用这种严格的方法列报非公认会计原则指标,将有助于投资者更好地了解管理层对公司在一段期间内业绩的看法。

关于使用非公认会计原则指标的结语

随着疫情的继续蔓延,非公认会计原则指标受到更多关注;企业正在寻找可供使用的方案来对2020年所发生的不寻常事项作出解释。非公认会计原则指标与公认会计原则信息两者结合,可为投资者提供不同的视角。对于在年度报告中列报的各项信息,结合采用叙述性报告、整体分析和沟通策略十分必要;其中,叙述性报告在对定量信息提供背景和有意义见解方面起着关键作用。随着当今环境对于更透明和更优质信息的需求日益增长,我们希望上述重要提示可以及时提醒企业,在使用非公认会计原则指标提高年度报告的价值和质量时,需要考虑哪些重要事项。


相关财务报告的更多资源可通过以下网页获取:
资源中心:新冠病毒疫情对财务报告的影响 — 应如何确定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在损益表及相关附注中的列报位置和方式?

 

  1. 有关不应过分突出非公认会计原则指标的指引,请参阅香港交易所指引信HKEX-GL103-19(2019年4月)第4(c)节;欧洲证券及市场管理局发布的《关于替代业绩指标的指引》(ESMA Guidelines on Alternative Performance Measures,ESMA/2015/1415)第35至36段;以及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S-K条例第10(e)项(US SEC Regulation S-K Item 10(e))。
  2. 参阅HKEX GL103-19第4.1(a)(i)节
  3. 参阅HKEX GL103-19第4.1e(ii)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