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新经济博客:投资香港的生物科技生态系统

新经济博客:投资香港的生物科技生态系统

毕马威中国与全球知名行业领袖Robert Langer博士和Amy Schulman女士进行对话

联系我们

更多home.kpmg內容

朱雅仪、Robert Langer博士和Amy Schulman女士

朱雅仪 (毕马威中国新经济市场与生命科学行业香港区主管合伙人) 最近就香港作为资本市场枢纽的课题,与两位全球知名的生物科技行业领袖 ── 麻省理工学院教授Robert Langer博士和Polaris Partners管理合伙人Amy Schulman女士进行了访问交流。这是有关他们专业见解的两篇专题系列报道之二。

朱:拥有一位专业的CEO以及一个可带领科学前进的团队,是否为实现科技商业化的关键要素?

Amy Schulman:可称为实现科技商业化的关键要素的专业CEO,是那些经验丰富并多次进行有关工作的人士。因为他们在科学当中看到一些能真正吸引他们的东西,而且有决心建立一家出色的公司,他们也了解如何吸引优秀人才,如何保护知识产权,如何与大型药厂交涉以及如何与杰出的科学家沟通交流。但如果是那些主要参与处理资金流动性并迅速重整企业的人士,我认为他们将难以创造价值。要建立一家既能持久运作又能创造价值的公司的最佳方法,就是赋予它意义和科技上的目标。

Amy Schulman女士

Bob,在您进行研究时,您如何知道您正在开发的东西是否能成为可能对行业产生巨大影响的平台技术?

Robert Langer:我经常问自己“我们如何能令实验室的技术对世界产生最大影响?” 很多时候,我们所开发的东西假以时日就会成为平台技术,所以我们不一定需要走出去告诉人们 “明天我将要发明这东西”。重要的是,你必须尝试处理认为重要的领域,并提出关键的问题。

AS:只有拥有实际应用,平台技术才有价值。但是,如果开始时使用非常普通的应用来证明平台技术的效益,由于人们只看到非常普通的应用,你便冒着可能永远无法让他们了解平台的全部价值的风险。另一方面,如果开始时过于进取,由于在研发第一个应用时没有采取相对审慎的做法,整个平台技术也可能会因此而受到威胁。

Robert Langer博士

在决定设立企业,特别是生命科学行业的企业时,公司或投资者需要注意什么?

AS:人事因素非常关键。这包括我们是否可以和这些人一起合作 —— 我们是否希望与他们合作,以及他们是否希望与我们合作。换句话说,我们认为他们会向我们学习吗?我们是否能增加价值,以及我们会喜欢他们吗?这是一种非常紧密的合作关系,你必须真正希望与这些人长时间在一起,一起卷起袖子同心协力携手工作。

然后是市场规模和机遇的因素。要为渐进式改良的生命科学产品筹集风险投资,是非常困难的。常常让科学家感到沮丧的就是他们会说 “这是一个更好的版本”;是的,这确实将会是一个更好的版本。但当你取得监管部门的批准然后打进市场后,原本疗程的收费已经达到了仿制药收费的水平,有关药物是否经过渐进式改良已经不再重要。因此新产品的创新必须是革命性的。有一件事总令我感到非常有趣,这就是人们常常会说 “这个市场规模非常庞大”。如果这是一个定价水平甚低的仿制药市场,市场规模大小根本完全无关紧要,因为你必须根据仿制药水平进行定价。因此,从这个角度考虑付款人补偿和市场形势是非常重要的。

您认为香港在促进健康、健全的生态系统方面可以做出什么贡献?

AS:你会看到有些人的家人受到疾病或健康问题困扰,也有些人传承了父母或祖父母的财富而希望投资于有利人类福祉的事业。如果主动了解生物技术在价值为本的投资项目中所发挥的作用,大家便会了解到对生命科学企业作出的投资有机会改变人们的生活。我认为这似乎是香港拥有的优势:优秀学者、资金 、具有社会意义的发展方向和有序的资本市场运作。香港作为通向中国市场的桥梁,能够精确预测市场形势非常重要。由于中国市场需求、市场规模和病患人口庞大,我们也必须了解这些动态因素能如何有利我们进行投资。假以时日,中国市场的重要性将会进一步提升。

如欲进一步了解毕马威能为临床阶段的生命科学企业提供的服务,请点击这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