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新经济博客:培育香港的生物科技生态系统

新经济博客:培育香港的生物科技生态系统

毕马威中国与全球知名行业领袖Robert Langer博士和Amy Schulman女士进行对话

联系我们

更多home.kpmg內容

朱雅仪采访Robert Langer博士和Amy Schulman女士

朱雅仪 (毕马威中国新经济市场与生命科学行业香港区主管合伙人) 最近就香港作为资本市场枢纽的课题,与两位全球知名的生物科技行业领袖 ── 麻省理工学院教授Robert Langer博士和Polaris Partners管理合伙人Amy Schulman女士进行了访问交流。这是有关他们专业见解的两篇专题系列报道之一。

朱:请问您会如何形容亚洲区在生命科学和生物科技领域的发展?

Robert Langer:亚洲地区 ── 包括香港、中国、南韩和日本正在进行大量优秀的学术研究。在这些地区,不少企业也做得非常成功, 但它们通常为大型企业。相较之下,在美国,你会看到许多小型企业不断涌现。我认为这种情况也会在亚洲区发生,但程度则仍与美国有所距离。美国波士顿和加州中部就是大量出现这类企业的两个典型地区。

Robert Langer博士

在美国,生态系统包括大型和小型企业。它们的动态变化是如何的?

Amy Schulman:美国大致上是一个非常健康的生态系统,部分是因为当中存在许多相互关系。很多人最初开始时可能会投身大型制药公司,其后却涉足不同领域并开始经营生物科技公司,再之后,由于其生物科技业务被收购,又再次回到大型制药公司。

大型和小型企业开始时所需具备的基本技能是非常不同的。每个人都在寻找相同的东西:巨大突破、创新科技、高度诚信和全情投入的人员。但是,研发药物的途径截然不同,资源也不尽相同,因此在大型制药公司脱颖而出所需的技能,与在创业环境中致胜的技能是各有不同的。

Amy Schulman女士

各界应如何协作,特别是学术界和企业之间?

RL:作为一名科学家和企业家,我希望看到可以改变人类生活的创新治疗方法。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是能与最精干的人才合作,拥有最出色的构想和充足资金。我想在美国,大多数人 (尤其是科学家) 的想法均会与我相同。这不是一个政治问题。这是一个 “你如何做到最好,为人类带来最大福祉?” 的问题。

您认为香港资本市场在生命科学行业扮演什么角色?

AS:我们最希望看到的是分析人员能了解并密切追踪有关股票的走势。这不仅涉及上市价格,还涉及新股上市后表现和市场资金覆盖的情况。如果长时间维持股价处于理想水平,市场上必须拥有足够的需求和不会出现过度反应的资金。研发药物是一项艰巨的工作。因此在某种意义上,你需要一个不会过度波动的市场。市场势必会因某种情况而出现反应,但不能波动过大。正所谓,没有什么比成功更能促进成功。所以,我们需要鼓励一些跨界参与后期投资的机构 ── 在亚洲区您仍可称之为早期投资机构 ── 来到这里进行投资并争取成功。没有什么会比有目共睹的成功实例更能激发成功。

如欲进一步了解毕马威能为临床阶段的生命科学企业提供的服务,请点击这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