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IFRIC实务解答--2019年1月

IFRIC实务解答--2019年1月

更多home.kpmg內容

与所得税以外税种相关的纳税保证金存款

如何将国际财务报告准则应用于不在《国际会计准则第12号——所得税》适用范围的纳税保证金存款(即与所得税以外税种相关的纳税保证金存款)。

议程最终决定时间:2019年1月

议程背景:

  • 企业向税务机关缴纳纳税保证金存款是针对有争议的税额,该存款将在争议解决时退还给企业或用于支付企业的纳税义务;
  • 争议所涉税种不是所得税,不属于《国际会计准则第12号——所得税》的适用范围。企业根据《国际会计准则第37号——准备、或有负债和或有资产》,考虑了所有可获得的证据,判断很可能不会被要求缴纳税款,因此,企业将该事项作为或有事项进行披露,而未确认预计负债。

该纳税保证金存款是否会产生一项资产或者或有资产?

IFRIC结论:

  • 企业通过纳税保证金存款有权在未来获得经济利益,可收取现金退款或使用纳税保证金存款来结算纳税义务。

  • 在该议题所描述的情况中,企业在向税务机关缴纳税款保证金存款时获得一项资产。无论是自愿还是按要求缴纳,纳税保证金存款的性质不影响其权利,因此不影响存在资产的结论。

  • 该权利不是《国际会计准则第37号——准备、或有负债和或有资产》定义的或有资产,因为那是企业的资产,而不是潜在资产。

  • 国际财务报告准则对于评估纳税保证金存款产生的权利是否符合资产定义并没有明确规定。然而,在制定和应用纳税保证金存款的会计政策时需要处理的问题可能与货币性资产的确认、计量、列报和披露产生的问题类似或相关。在此情况下,企业管理层将参考国际财务报告准则中有关货币性资产的相关规定。

按成本计量子公司的投资:部分处置

处置部分权益并失去对子公司的控制权,企业是否可以选择根据《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9号——金融工具》(IFRS 9) 在个别财务报表中将剩余权益指定为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其他综合收益 (FVOCI)?

议程决定时间:2019年1月

议程背景

  • 企业在其个别财务报表中原按成本对子公司的投资进行核算。
  • 其后,在处置部分投资时,企业丧失对被投资方的控制权,亦不再对被投资方具有共同控制或重大影响。

企业提问:剩余权益是否适用IFRS 9的相关规定,允许投资方在个别财务报表中将该剩余权益指定为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其他综合收益?

IFRIC结论:假设该投资不是为交易而持有,则企业可选择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其他综合收益或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损益。

企业提问:在丧失对被投资方控制权当日,剩余权益的成本与其公允价值之间的差额,列报为损益或其他综合收益?

IFRIC结论:上述差额符合《财务报告概念框架》中收入或费用的定义,因此该差额在损益中确认。无论企业在问题1中选择将剩余权益公允价值后续变动计入损益还是其他综合收益,均适用该处理。

按成本计量子公司的投资:分阶段收购

在个别财务报表中,原根据《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9号——金融工具》以公允价值计量初始权益,后分阶段收购取得控制并按成本法核算时,对子公司的投资的初始成本是多少?

议程最终决定时间:2019年1月

议程背景:

企业原持有一项权益性投资(非联营公司、合营公司或子公司),并按照《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9号——金融工具》对该投资进行核算。其后企业进一步收购,并取得对该被投资单位的控制权。

企业在其个别财务报表中按照《国际会计准则第27号——个别财务报表》选择按成本法核算子公司投资。

企业提问:成本法下,在个别财务报表中对子公司的投资的初始成本是多少?

IFRIC结论:对于这类分阶段收购,IFRIC认为可以采用以下两种方法之一来确定对子公司的投资的初始成本:

(a)  取得子公司控制权当日初始权益的公允价值,加上为新增权益支付的对价(“以公允价值作为认定成本的方法”);或

(b)  为初始权益支付的对价(原来对价),加上为新增权益支付的对价(“累计成本法”)。

企业应将所选方法一致地应用于其分阶段收购交易,并披露所选方法,以便财务报表使用者了解其如何核算分阶段收购交易。

尽管上述两种方法均可接受,IFRIC指出,与累计成本法相比,以公允价值作为成本的方法可为财务报表使用者提供更有用的信息。

如果企业选择采用累计成本法,应用《国际会计准则第1号——财务报表列报》第88段,不论企业在取得控制权之前将初始权益的公允价值变动计入损益或其他综合收益,企业在取得子公司控制权当日所持有初始权益的公允价值与其原对价之间的差额一律计入损益。

评估客户合同中所承诺的商品或服务

议程最终决定时间:2019年1月

议程背景:

证券交易所(“交易所”)在客户上市时向客户收取不可退还的初始费用和持续上市费用。

问题:当交易所提供上市服务时,准予挂牌(admission service)服务是否与持续上市服务可明确区分?

IFRIC结论:

准则委员会注意到,

  • 企业需要在合同订立时或接近合同订立时开展活动,以便向客户转移所签合同涉及的商品或服务(即在交易所上市的服务)。然而,企业进行这些活动时并未向客户转移服务。
  • 转移给客户的上市服务,在首次上市和后续客户保持上市的所有期间都是相同的。

根据议题所描述情况,准则委员会得出结论认为,除了在交易所上市的服务外,交易所没有承诺向客户转移任何其他的商品或服务。因此,准予挂牌(admission service)服务不是一项可明确区分的服务。

© 2021 毕马威华振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 — 中国合伙制会计师事务所、毕马威企业咨询(中国)有限公司 — 中国有限责任公司、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 — 澳门合伙制事务所及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 — 香港合伙制事务所,均是与英国私营担保有限公司 — 毕马威国际有限公司(“毕马威国际”)相关联的独立成员所全球性组织中的成员。版权所有,不得转载。毕马威的名称和标识均属于毕马威国际的商标或注册商标。

联系我们